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献血科普 >
团体献血在进退间前行
作者:admin 时间:2015-03-01 20:19 阅读:
 
        今年5月底,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全国无偿献血表彰奖励办法(2014年修订)》,将单位奖的评奖标准,由捐款、捐物调整为组织员工参加无偿献血。这一改变,被业界认为是鼓励发展团体自愿无偿献血的信号。
        团体自愿无偿献血,强调的是以团体形式招募献血者,人们自愿参加,没有任何补贴。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单位为鼓励员工献血,曾给出高额补贴,使团体献血偏离了“自愿无偿”的轨道。
        各地发展不均衡
        团体自愿无偿献血,在我国已有几十年的发展历程,如今依然被视作血液采集的途径之一,但其在各地的发展存在很大差异。
        在上海,团体献血和街头采血被认为是无偿献血招募的两种重要形式。该市的团体献血量占临床用血量的近一半。
        “我国采供血事业经历了卖血、义务献血和无偿献血几个阶段。”上海市血液管理办公室主任朱跃国介绍,开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义务献血,主要由机关、乡镇、企事业单位参与。职工有献血的义务,而单位要给予一定补贴,被认为是团体自愿无偿献血的前身。
         1998年,我国将无偿献血纳入法制化轨道。朱跃国说,当时,全国八成以上的地区对义务献血进行了“一刀切”,建立起以街头采血为主的无偿献血制度。上海也开始由义务献血向无偿献血转变,选择了“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大力倡导街头无偿献血,另一方面也保留了团体献血这一形式。
          “上海义务献血的历史长达20余年,单位的补贴、休假已经形成一种刚性福利,转变起来需要一个过程。”朱跃国坦言,这个转变经历了七八年时间,到2005年前后,上海市团体献血才过渡为真正意义上的团体自愿无偿献血。
          与上海市不同,天津市的做法则代表了“剩下的大多数”.据天津市血液中心主任杨文玲介绍,2004年,天津市街头自愿无偿献血量占临床用血量的比例只有15%左右。到2005年,天津市忍痛砍掉了团体献血计划数,走向街头招募无偿献血者。“现在,天津市的街头自愿无偿献血量占临床用血量的比例高达95%左右,团体献血只是很小的补充。”
          可优化采供血结构
          “据估算,要满足一个区域基本用血需求,每千人口献血率要达到1%~3%.而我国2011年的全国千人口献血率仅为0.84%,2012年为0.9%,2013年为0.92%,还没有达到国际要求的低限。”朱跃国说,我国的采供血矛盾主要有两个,一是千人口献血率较低,血液基础数量不足;二是固定献血者偏少,血液综合结构不佳。要缓解血液数量和结构的矛盾,光靠街头采血难以解决。
           近年来,随着医疗需求大量释放,临床对血液的需求也在快速增长。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2012年,我国诊疗人次达68.9亿,住院人次达1.78亿,分别比上年增长9.9%和16.4%;而同期无偿献血人次仅增长1.92%,明显滞后于临床医疗发展的需要。据了解,此次奖励办法中,加大鼓励团体献血的工作力度,正是基于我国无偿献血招募进入平台期的现状,希望提高血液供应能力。
            “如果街头和团体无偿献血的比例把握适当,能够更好地保障临床需求。”江苏省血液中心副主任郭东辉说,血液供应具有波动性,夏冬两季往往容易出现短缺。相对于街头献血“靠天吃饭”的特点,团体献血能够在采血淡季进行调配,更好地保证血液供应。
            血液偏型也是采供血经常碰到的困难。“这很难通过街头无偿献血来改变,而团体献血由于可调节、可预见,因此使血型的筛选成为可能。”朱跃国说,由于团体献血比较固定、号召力强、执行效率高,在应急招募献血中具备先天优势。“街头自愿无偿献血起到的是基础保障作用,而团体献血与街头采血有机互补,能够优化采供血结构,保证血液供需的动态平衡。”朱跃国介绍,2011年,上海市血液管理部门与医疗机构启动临床用血供需联动,测算出用血需求量最大的月份,并在这几个月内重点发展团体献血,同时加强街头的采集。近年来,该市临床用血始终保持平稳。
           最担心走回老路
           “从此次对无偿献血表彰奖励办法的修订,可以看出国家下一步发展团体献血的明确导向。”杨文玲说,天津市对团体献血依然会“慎重发展、稳步推进”.
           杨文玲的慎重,缘于对团体献血“历史烙印”的犹疑,以及担心走回计划献血老路的担忧。采访中,不少专家表达了类似的担忧:如果在实际操作中出现强制性的任务摊派,一些单位可能会将献血与职工个人利益挂钩,或者为满足献血量的要求找“血头”帮忙,滋生血液交易。还有专家担心,团体献血有补偿,会不会导致无偿的街头献血难以发展。
           “我国无偿献血事业基础还很薄弱,如果管理不到位,出现利益交换,将严重伤害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自愿无偿献血事业的根基。”杨文玲说。
          在朱跃国看来,规范地管理、有序地组织,能够让团体献血发挥很好的作用。上海在对组织者的培训中,要求团体献血“淡化数量分布、强化间接贡献”,即不强制要求单位一定达到分配的献血指标,但强调要为营造良好的献血氛围作贡献。比如,有传播能力和优势的单位,可以利用自身平台广泛宣传无偿献血;其他单位的职工可以当无偿献血的志愿者和宣传员。
          团体献血组织招募工作的弱化,是发展团体献血工作面临的另一个困难。记者了解到,上世纪末,许多地方废止义务献血后,团体献血的组织动员功能也基本丧失,现在想要重新做起来,并不容易。“近年来,献血办的职能逐步弱化。天津市虽然保留了各区(县)献血办,但人员只是兼职做无偿献血的宣传、组织、招募工作,与上海市血管办作为独立的事业单位、有多名专职人员做献血组织动员工作不可比。”杨文玲说,团体献血是一项跨系统工作,单靠卫生系统动员单位献血存在很多困难,要推动团体献血工作,需要政府主导、多部门支持。
责任编辑:管理员


用微信扫一扫关注淮安献血

淮安献血官方微信

微信号:haxxf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