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志愿服务 > 志愿者动态 >
社会和谐靠你我他
作者:admin 时间:2014-08-01 14:32 阅读:
 
  我是株洲市审计局的一名普通的国家公务员, 199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无偿献血法》颁布,1998年4月,我当时刚满30岁,参加了人生第一次无偿献血,到2014年6月底止,我参加无偿献血51次,献血总量为18100毫升,其实我还真的不算多,现在株洲献血第一名是王得明,献血总量是我的3倍。

    我当初为什么献血?其实当时心里远没有什么非常崇高的想法,只是想趁人还年轻,做一点好事。让我坚持下来的原因来源于一次无意中听采血护士说的一句话,当时我正参加一次机采成分血,护士无意中拍着那黄黄一袋刚从我身体里采出的血小板说:“这一袋可以维持六0一厂一个得白血病的小孩一个月的生命。”说者无心,当时我听了却感觉无比震撼,第一次感觉到一个人的力量是多么的渺小。有小孩的人都知道,一个小孩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小孩可以说是上天赐予每个家庭的礼物。虽然我的小孩从小体弱多病,现在13岁了,喜爱玩电脑,不喜欢做作业,没让我少操心,但我爱他,如果可能我愿为他付出一切。将心比心,你家的小孩可能正在快乐的嬉戏,而别人家的小孩却正在死亡线上挣扎,这对一个家庭来说是多么残酷!我能做些什么呢?我就坚持献血吧,说不定让这个小孩多活一个月,就能找到与他相配的造血干细胞,让他重获新生,让他的家庭再展欢颜!社会这么大,每天都有那么多事故发生,靠我一个人是肯定不行的,要靠大家,因此,我后来加入了株洲市红十字无偿献血志愿者服务队,有幸成为该组织的第80名队员,也有幸今天站在这里为大家服务。

    为什么献血是无偿的,而用血却是有偿的?这个问题作为我们志愿者是经常必须向大家解释的,其实,大家去想一想就知道,血液的采集过程是需要成本的,包括耗材、化验、运输、储存等都需要花去不少的成本,为了对献血者负责,耗材一般都是一次性的,而且选的都是质量非常好的耗材,当然价钱也不会低,这还不包括维持血站正常运行的工作经费。在株洲市审计局工作这么多年了,我对株洲财政的运行机制还是基本了解的,现在有行政事业性收费的单位都是采取“收支两条线”的原则(公检法等一些有执法权的单位我们叫行政单位,包括交警队还有我们审计局;文教卫等服务单位一般属于事业单位,包括学校、医院,还有我们中心血站),这些有收费职能的单位在收到钱时都必须按规定直接交到财政专户上,是不可能直接动用的,而要用钱时,必须根据年初预算每个月每个月向财政提出申请,财政部门核实后再拨款。现在有一个零余额账户的概念,就是每个单位账面上一般是不能有钱的,需要多少才拨多少,拨多少才能用多少,因此,不可能医院用血用得越多,我们中心血站可以随意支配的资金就越多的。其实,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你做好事、献爱心真有必要在乎结果吗?“献爱心怕献给血站”只是很多不想献血的人的一种托词而已。在座的朋友参观了这么久,你们应该能发现我们株洲市中心血站一路走来的艰辛,我们这些无偿献血志愿者因为经常配合市中心血站一起搞活动,因此也知道血站上下干部员工为了满足株洲全市对血液的需求经常加班加点的工作,他们肩负的压力是巨大的,他们的奉献精神连我们这些志愿者也深感敬佩,我建议在座的各位朋友也鼓掌表示对他们忘我工作的敬意和感谢!

    这里简单谈了一些这些年来我对无偿献血的认识和感受,只是希望大家能对我们无偿献血事业有一个客观准确的判断。通过多年的宣传,随着大家公民意识的提高,爱心意识的加强,参加无偿献血的人数也在逐年增多,参加无偿献血的队伍中有普通工人、农民、学生和公务员,也有一些想回报社会的老板。在郭美美事件之前,株洲的无偿献血工作完全能满足本市对血液的需要,还能按省卫生厅的要求供应一部分血液到长沙附一、附二医院。之后,不光对我们中国的慈善事业带来很大的冲击,对全国的无偿献血工作也带来一定的影响,现在株洲市的医疗用血就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在目前的状况下,更需要大家都来关注参与无偿献血。

    在株洲市39万无偿献血者的大家庭中,成员形形色色,社会地位有高有低,但可以说他们都是怀着一颗朴实真挚的爱心走到一起的。如果没有爱,你能克服对巨大采血针头的恐惧吗?如果没有爱,你愿意长年坚持无偿献血吗?一句心理学上的谚语这样说道:如果你想快乐一小时,打个盹;如果你想快乐一天,去钓鱼;如果你想快乐一个月,去结婚;如果你想快乐一生,帮助别人。我希望更多有爱心的人士加入到无偿献血事业中来,一起传播“我献血、我健康、我快乐”的美好理念。创造和谐社会其实一点不难:只要人人都能献出一点爱,这个世界将变成美好人间!
责任编辑:管理员


用微信扫一扫关注淮安献血

淮安献血官方微信

微信号:haxxfw